INDUSTRY
行業新聞
智慧城市的巨頭游戲
發布于1 分鐘前點擊

 黑客艾登皮爾斯在一次侵入ctOS機密部分并失敗后,ctOS通過反監控找到艾登,并致艾登7歲的侄女死于“車禍”。艾登從此踏上復仇之路。

  這是育碧出品的單機游戲《看門狗》中的一組劇情。游戲的最精彩之處在于主角可以利用ctOS系統來查詢芝加哥全城的任何一項數據,包括車輛、衛生、安全、照明甚至居住其中的每個個體。

  這款游戲的背景,恰是當下大興土木的互聯網項目—智慧城市。

  對于這個偏向G端的互聯網項目,每個角色有不同的感知。對于人們而言,能感知到的是基于各種app進行的數據登記和查詢;對于互聯網巨頭而言,它們出發的起點是基于智能改造的萬億藍海;而對于政府而言,這更是等同于一張數據化的成績表單。

  城市,這個在人們繁衍生息過程中自動生成的單元體,開始以獨立個體的身份出現在互聯網的主場之上。但更能感知到的是,對于大象的轉身需求,沒人有足夠強的自信。

  疫情是最好的側寫。相較于十年前的非典而言,盡管如今互聯網科技早已今非昔比,但相似的結構是,在風雨來臨之時,智慧城市仍然形如一張大網,被突如其來的壓力沖到千瘡百孔,無力迎擊。

  一個問題是,智慧城市到底行不行?

  鏡頭轉到國外,在里約熱內盧,IBM輔助建立了中央控制中心,和《看門狗》中的ctOS功能相仿,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在《1984》中虛擬的全城監視景象,在里約的今天已經實現;2014年7月,芝加哥藝術學院設計出“智慧路燈”,致敬《看門狗》游戲,芝加哥仿佛正在變成游戲芝加哥。

  但在國內,智慧城市應該怎么建,建成什么樣子,特別是在被疫情驗證過后的當下,這個問題還需要新的答案。

  更可以理解為,潮水過后,才是智慧城市的新開始。

  01 智慧城市“真偽”命題

  智慧城市今年幾歲?

  不妨先對它作一個時間的側寫。其實,早在2011年,上海、南京等城市就已經繼IBM提出智慧城市概念之后制定了相關的發展規劃。

  一年后,官方正式定調,在2012年的11月,住建部正式頒布《國家智慧城市試點暫行管理辦法》,智慧城市至此上升為國家層方針政策,次年1月首批90個試點城市通過申請。

  從資歷來看,智慧城市如今已年近9歲,在一眼萬年的互聯網世界里,妥妥的“老人”一枚。

  資歷足夠,那制約發展的難道是彈藥?

  不然,甚至從另一個層面來說,它是有名的“財富大亨”。以最近兩年的一組數據來看,前瞻產業研究院在2018年發布的《智慧城市建設行業發展趨勢與投資決策支持報告》統計數據顯示,我國智慧城市規劃投資達到3萬億元,建設投資達到6000億元。

  既有足夠豐富的閱歷,又有揮金如土的籌碼,為什么智慧城市如今還是沒有走出自己豐滿的路子?

  問題出在模型身上。對于企業而言,盡管彈藥充足,磨刀霍霍,但智慧城市的本質卻是數據,可以理解為,只有保證數據的通達,才能將一系列基礎設施串聯起來,真正地應用到場景里,比如,若是想實現城市安全的體系建設,大量儲存在公安系統的“黃金數據”才是建立這個體系的必要血肉。

  有必要對G端數據作一個解釋,大量儲存在政府、公安等部門的數據被稱為G端數據,同時它也被稱為是“數據里的黃金”,代表著數據的準確性以及重要性,同時也更是C端、B端個體行動的具體映射。

  顯然,這些數據不是說拿到就可以拿到的。其間最大的問題在于國內部分體制的不通達,盡管在資金和政策上有所傾斜,但政府部門對于企業的考校和數據的把控仍然處于相對嚴格的程度,所以就造成了“智慧城市”概念大火,但在過去的幾年里,真正落地的場景卻少之又少。

  這點無可厚非,從G端來考慮,對數據的分發要保持絕對的掌控,而面對前幾年智慧城市處在風口之上的飛豬現象,無不昭示著,下場的玩家很難成為數據安全的最佳防線。

  什么是真偽命題?可以理解為,從大趨勢來看它的主基調是正確的,但就當下而言,它的潛在指標,尚未成型。

  跑得快,更要跑的穩健,這恰是智慧城市最有特點的發展路線。

  02 TO G生意的切蛋糕“姿勢”

  該怎么切智慧城市這塊蛋糕?沒人有過準確的答案。

  但能夠肯定的是,這個蛋糕確實足夠大。一組簡單的數據是,根據IDC預測,2023年全球智慧城市技術相關投資將達到1894.6億美元,中國市場規模將達到389.2億美元。

  如果你對這個數字沒有概念,給出的一個對比是在2023年智能音箱的市場規模預計將僅為60億,而智能音箱,更是被稱為智能家居的最直接入口。

  感知到這個市場的盤面有多大,就能更好地理解如今各個互聯網巨頭打破頭都要入場占坑位的現象。

  不過,這也是一個有門檻的羅馬競技場,如上文所說,企業既要有能保護數據的能力和背書,還得有能用好數據、不浪費數據的底氣,一個形象的比喻是競技場里需要的是專業知識過硬、聽命令的武警戰士,而非在野拳場上大戰四方的勇士。

  坑位被迅速填滿。目之所及,華為、騰訊、阿里、京東、平安……你能感知到的巨頭企業,都已成了這個戰場的參賽隊員。

  不過,各家的姿勢不盡相同。

  不妨給各家下一個比喻,如果把華為看作是根正苗紅的正規軍,志在用硬件實力來拿下戰場,那么騰訊就相當于深諳作戰策略的炮兵部隊,通過強有力的產品模式來攻城略地。而阿里更可以視為早早動身的集團軍,實力最強,正面戰場的勢能也最大,京東和平安可以看作是突襲的側翼部隊,以技術路線切入,進而落地到智慧城市的場景中來。

  盡管在如今的戰場上,各家的推進方式都不盡相同,但都可以理解為各家都保持著穩步推進、涇渭分明的狀態,偶爾的爭奪標的在所難免,但各自的發展空間都有著很高的天花板。

  這也對應著智慧城市現有的格局,即盡管入場的巨頭玩家不少,但各家目前的策略仍然是遵循“從大到小”的模式,即通過打造標桿化的一二線城市進而展現輸出自身的復合能力,為自己形成強有力的背書。

  就當下而言,不論是平安、華為、京東等本身就有TO B基因的企業,還是騰訊等轉型B端的巨頭,在TO G的領域各家都是同一起點,基于技術和產業的儲備也并無差別,不論是從業務側切入,還是從技術端形成尖錐點,每個巨頭盡管下場的姿勢不同。

  顯然,在互聯網C端紅利漸消的當下,所有人的舉刀切蛋糕的目的都具有一致性:秀肌肉的同時,拿下TO G/B高地。

  03 巨頭的拼圖游戲

  對于智慧城市,市場上流傳著一個頗為形象的比喻,即智慧城市的建設更等同于一個拼圖游戲,盡管各家不能拿到完整的拼圖圖紙,但卻可以占據拼圖一角。

  基于此的一個背景是,智慧城市的各條線路更等同于不同的支線,很少有企業能夠在每條線路都有自己的推進,對大部分企業而言,更多的定位是幾個板塊的集中。

  外界有明顯感知的有智慧交通、智慧政務、智慧醫療、智慧生活……可以理解為,這幾個方向更等同于較大的拼圖板塊,蛋糕足夠大,切入的落腳點也足夠明了。

  以智慧交通為例,企業在具備足夠的圖像識別和AI能力之后,便可以和相關部門合作,依托固有數據打造落地的解決方案,如平安與深圳共同打造的預約出行項目。

  同時再如騰訊和廣東市的合作,依托自身的技術和政務數據的開放,雙方共同打造了政務領域的標桿型案例——數字廣東;再如醫療領域,在這次火神山、雷神山醫院的搭建過程中,智慧醫療模式被充分應用,AI輔助診療、遠程會診、遠程病房等等,都彰顯著醫療板塊的升級需求。

  更可以看作,智慧政務、智慧醫療、智慧交通、智慧生活這四個板塊是更具落地難度和技術考驗的城市場景,而企業一旦在這些領域做出成績,無疑是對自身城市建設能力的最佳例證。

  從某種程度來看,這也恰是近些年政務、醫療等領域企業扎堆競爭的原因,而這也成了企業造聲勢的最佳背景板。

  不妨對智慧城市的建設進行階段性的劃分,如果說最開始互聯網企業未曾參與的時期是1.0的蠻荒時期,那么如今企業在政策的刺激下爭相進場便可以視為2.0的拼圖時期,各取所需,力爭上游。

  流量對應著改變。外部拼圖游戲的進展同樣也在驅動著企業內部的架構調整,能夠感知到的是,不論是騰訊還是阿里,抑或是華為、京東、平安等巨頭企業,智慧城市都已經成為一塊單獨的業務體系,各家大致模式別處無二,即以底層技術為中臺,進而通過業務側的觸達來對應不同的場景和落地,形成不同領域的解決方案。

  在這個如火如荼的拼圖游戲中,速度、資源、實力共同決定著身位的前后,這個戰場的成績,和之前的并無太大關聯。

  04 槍響之后,都是贏家?

  一個明顯的信號是,智慧城市等新型的基建項目正在成為越來越熱的話題,而這些新趨勢共同構成了未來互聯網的發展大潮。

  但問題在于,槍響之后,都是贏家嗎?

  其實不然,根據德勤的一份報告統計,在全世界正在建的1000多個智能城市中,中國就有其中的500個,占了一半。

  速度完全不代表著質量,例如韓國的松島現在已經淪為“智能鬼城”、武漢1.75億元智慧城市項目爛尾,甚至在這次疫情之下,不少打著“智慧城市”標簽的城市原形畢露,在疫情“質檢員”的真槍實戰之中,數字化系統如果漏水大網,根本無法承擔“守門人”的角色。

  這或許能給市場帶來一個更為深刻的思考:該怎樣建立智慧城市?未來的智慧城市應該是怎樣的?

  著名未來學家托馬斯·弗雷的一個說法是,在未來,智慧城市將具備63種“新技能”,而每一項技能的終端都是基于壓力測試的起點。

  更可以理解為,企業迅速參與智慧城市的建設無可厚非,但更應該對產品進行承壓測試,只有真正應對地了壓力,才能構建起足夠強壯的“城市大腦”。

  在英國,布里斯托是當之無愧的智慧城市“領頭羊”。

  在最近幾年的時間里,布里斯托市推出了一項名為“Bristol Open的”的項目。這個項目構建了一個新型的“城市運營中心”,通過建設光纖網絡,在全市范圍內布置傳感器,在市中心建立了三個涵蓋了城市生活各項信息的高速網絡,其中信息包括能源供給,空氣質量或是交通狀況,真正從居民的角度出發來進行全程智能基礎設施的假設。

  盡管發展場景不同,但從當下來看,這也恰是如今中國智慧城市最應該補齊的短板——以人為本,技術為王。

  只有將產品和業務的起點定義到人身上,產品的最終形態才能稱得上成功,也就更能愈加完美地嵌入智慧城市的拼圖之中,形成人—產品—人的系統閉環。

  這一切恰如莎士比亞的世紀發問:沒有人,何以城?或許當城市和企業能夠共同意識到這兩點時,智慧城市的道路才算真正開啟。
 

聲明:

本文章轉載"CPS中安網 cps.com.cn",非本網作品均來自互聯網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
 

公眾號.jpg

意林電鎖版權所有,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粵ICP備11072083號
登錄
注冊
秒速赛车投注技巧